客服
定制价格是多少?

刚和我过完金婚 他走了

来源:Derier蒂爵珠宝 发布:2019-01-10

  庄姨 70岁 退休 他停止心跳是上周五。走的时候没有什么痛苦,只不过一直拉着我的手。本来我想让孩子把他拉回家的,医生说他身子经不起折腾了。

金婚01.png

  这两个月,我几乎都在病房里守着他。两个孩子担心我也倒下,这个时候我不允许自己疲惫——身体里好像安了一个闹钟,我几乎都能听到滴滴答答的声音——每一秒,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和我最后的念想。

  送走老伴最后一程,是对过往最好的纪念。

  弥留之际,他握着我的手,什么也没有说。小辈儿都等着他说点什么,可我懂他——他这一辈子,往往都是沉默寡言的,属于外冷内热的那类人。结婚那年,我刚二十岁,当时来我们家提亲的人不少,我却格外中意他。家里人说他书读得不多,做派却像是个书生。

  第一面我们是在戏园子见的。当天的戏码是《游园惊梦》,他伴着京胡声出现在我面前,真是俊朗。还没开口,我就觉得缘分到了——当时哪有什么自由恋爱,可我总觉得,我们俩结合是出于真心实意的。

  当时我父亲不太赞成这门婚事。我家祖辈一直做生意,到了我这辈儿,出去都被唤作小姐和少爷。他家务农,小时候他搬到了城市,算是刚刚扎下根。我父亲说,你们俩在一起,得想想以后日子该怎么过。

  其实缘分的吸引力,有时候能够战胜很多困难。我想您当时也是这样想的。

  我们还是在一起了,父母心疼我,给我准备了很多嫁妆。现在想起来,当时我义无反顾要和他在一起,不知道是不是一种任性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们生养了两个孩子,现在他们也都相继结婚,有了下一代。每一年家庭聚会,小辈儿们还会把我们俩的结合,视作互补的现实例子——我可能从小就养成了娇小姐的脾气秉性,性子不是特别好,也不太懂怎么过生活。他倒不恼,而是特别温和的给我指点。有时候我做的不好,他总是说下一次就会做了,不必着急。

  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像是满头大汗的人,含住了一块温润的冰。我们在一起五十年,几乎没有大吵大闹过。这一路走来,也有过磕磕绊绊,但从来没有某个时刻,从心底里放弃过眼前这个人。

  您总在说对方的付出,我在想相敬如宾的婚姻,一定是双方在努力。

  我们老大曾经得过一场重病。那是他上中学的事,高烧一直不退,送到医院几天之后,下了病危通知单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不知所措。我一直以为,他是主心骨,而且总是沉默寡言的,一定是心里很有底气。我这才发现他的不苟言笑,是要给我足够的安全感。

  那段时间,我一直在病房里守着老大,就像是我现在守着他一样。以至于在某个瞬间,我感觉时间好像倒流了,又回到了我们还年轻的时光。

  现在想起来,我们俩没怎么一起出过远门。年轻时他总在低头工作,不想沾我们家的便宜,从一线退下来之后,似乎更加沉默了,总是一个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看书看报。原来我还有点异议,觉得他不怎么懂女人心思,后来就都接受了——有一个人守护着我,守护着家,足够了。

  您说自己是娇小姐出身,可我看到的是体谅和担当。

  老二的婚事,一直是他的心病。姑娘二十五岁都没嫁人,被我们说烦了仓促成婚,没想到遇到了混蛋。当时老二瞒着我们,后来才看到她胳膊和大腿上的伤。为了这事,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好觉,做梦都在唉声叹气。我知道他很自责,我何尝不是呢。可这又有什么用。

  看他难过的样子,我跟他说要不要帮帮老二让她解脱。他很传统,觉得结婚之后就不能离婚了,尤其是女人。听我这么说,他好像有点如释重负。两年之后,老二离婚了,抱着孩子搬回了娘家。那天去车站接女儿之前,他一直在和我说话。我知道他特别开心。

  老二跟我住了几年之后,终于找到了归宿。现在他们一家人过得很幸福,我知道他心里的那块大石头,终于落地了。

  您也要选择坚强。

  在一起五十年,我们变成了彼此身体的某个器官。现在他走了,我其实是有点接受不了了。这几年他身体一直在走下坡,我很清楚我们每一天一起醒来,都是在做告别。但这种一分一秒的告别,都是在我的心口上划刀子。

  在他住院的这段时间,孩子们跟我说,你们俩金婚日子到了。他们还给我们准备了鲜花和蛋糕,他那一天状态特别好,吃了整整一块蛋糕。

  生死的告别,是我们这一生无法抗拒的一个时刻——忘不了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恐惧和不安,忘不了看着他们画像时的泪流满面,忘不了内心的无助。可是我们能做的,就是好好的和他们告别。

  一个人能平静坦然的面对与这个世界的告别,那一定是有足够的勇气。他知道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,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,他明白生命的真谛,他知道如何安放那颗不安的灵魂。

  也许思考死亡是为了活的更好。而与这个世界好好的相处,就是为了有一天我们能好好的告别。


标签: 金婚